丢一个孩子
其他设定【大概】以后会补

谜一样的画风
【我觉得完全补星
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.

呜呜呜这个姑娘太可爱了吧
画不出她一万分之一的可爱

orz…瞎摸

群殴现场(1)

  标题废,和内容八竿子打不着
  开头结尾是集体诈尸那集,中间基本都是回忆
  各种瞎几把私设预警
  ooc ooc ooc预警
  
  当潘拉尾随灵动号进入虫洞的时候,便明白自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。
  理智早已被蚕食得所剩无几,脑海里唯一清醒的念头就是夺得银河之星,毕竟这是他最后的希望,不论盖亚或者萨隆都不可能再给他提供一个容身之所。
  如果他真能趁乱抢走银河之星,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坐收渔翁之利,得到整个宇宙的话,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回泰希斯的身体。
  阿雷斯特用泰希斯的身体做了诱饵,并成功取得了其余星神的能量核心,而几具空荡的驱壳在高傲的魔星神眼里不值一文。后来潘拉念念不忘地几次偷跑回木星四处寻找,又屡次败兴而归。
  只有潘拉自己知道,他其实并没有被那些权利或欲望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完全焚毁,并且他十分清楚,自己还欠泰希斯一条命。
  很久以前,泰希斯说过,杀人是要偿命的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宇宙中有那么多星星,有的闪闪发光,一如阿波罗守护着地球人敬畏崇尚的太阳;有的黯淡如尘,就好比潘拉和刚刚被他叛变的那一班子星神一样。
     潘拉守护的是一颗连他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星星,甚至连能否称为行星都无从得知,那里离主恒星很远很远,哪怕是运行在近恒星轨道也很少进发光芒。或许在他诞生的那个时候,奥坦已经没有多少心思给他的星星命名了。的确,当时太阳系和太虚星系的构造已经各自完成了一半,奥坦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给这部分已经通晓事理的星神传授技能上。
  卡洛斯的那个小行星,名字还是卡洛斯自己取的,那时候众星神还没有派别之分。他兴高采烈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人,却只得到太阳系众行星们的一片调侃。潘拉记得,最后是阿雷斯特把失落的卡洛斯领走的。那时候啊,大家都还单纯,但不论是无意间伤到别人的言论,还是举手之劳的善意与帮扶,都和现在这般局面的形成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。
     阿雷斯特是彗星,他变成星球形态在宇宙无尽的黑幕中飞速穿梭时,身后会跟有一条奇异的光带,而在当时,宇宙中的发光天体还并不多见。所以潘拉一直觉得,阿雷斯特变成彗星以后的样子更为好看,仿佛仅凭魔星神的力量就能把永夜的穹庐撕开一个漏着光的刀口。
     魔星神的实力确实不比别人差,这还要归功于他不服输的倔强脾气。萨隆在无意间看到阿雷斯特和宙斯的对战,虽说当时的魔星神要略逊一筹,但正是这样的性格,让萨隆一眼就相中了他。
  潘拉也想要变得更加强大,他每天都希望自己的进步能够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可是奥坦似乎对阿波罗青睐有加,于是和阿波罗无话不谈的萨隆便借机得到了许多奥坦的真传。当然他们两个最后决裂什么的都是后话了。
  潘拉的确欣赏阿波罗,但却总觉得阿波罗身上少了些什么。直到他去过一次地球,才终于找到了一样适合形容阿波罗的东西。那是一块玉石,温润细密,在那些稀松平常的日子呈现着地球早天里缭绕的天青色,柔和谦逊却捉摸不透;而当那专属太阳的光辉爆发时,又似一颗血红的玛瑙,坚硬顽强,烨然傲立于众人之间。
  欠缺了什么呢,潘拉左思右想,却没能寻到答案。然后他把目光放在了阿波罗旁边的萨隆身上。潘拉和萨隆的接触并不是很多,总觉得在性格上双方就像针尖和麦芒那样,大部分时候时候是格格不入的。
  萨隆固然强大,但如果同阿波罗并肩,也只能作为陪衬罢了。而这一点萨隆自己又何尝不知?他能做的只是挤出更多时间用于训练上,不断提升着自己以换取他人的欣赏。
  但比起阿波罗还是差了太多。
  后来,又有一些星神诞生了,这就预示着阿波罗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崇拜,比如那个毫无征兆就出现在阿波罗身边的家伙。据说这小子不知听了谁的话,从海王星千里迢迢慕名而来,只为瞧上阿波罗一眼,然后又自行将这一眼无限延长,几乎天天围着阿波罗转来转去。
  萨隆不屑于和初来乍到的孩子们打交道,可偏偏阿波罗却倍受这些星神的拥护和喜爱,于是彼此交流的时间也慢慢减少。而这些事情,潘拉全部看在眼里。
  奥坦对宇宙的创造仍在继续,对阿波罗的培养也越发着重,不仅首先授予他星际跳跃的技能,还以此为基础单独带着阿波罗游历了各种各样的星系,拓宽着他的眼界和阅历。
  终于有一天,太虚星神忍不住当着其他几人的面抱怨了奥坦的偏心。这件事自是不胫而走,虽说没人有胆量告知奥坦,但也很快便流入了阿波罗的接收器里。
  那一天的情景至今还印在潘拉的脑海里。哪怕阿波罗再怎样诚恳地劝解和安抚,萨隆也忍无可忍,甚至对着挚友展开了攻击。最终还是以奥坦的出现作为收场,看热闹的一众星神纷纷散去,萨隆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惩罚回太虚星闭关。
  潘拉看见,太虚星神原本澄澈明亮的光学镜,蓦然闪过一笔暗红的光。
  那是心灰意冷的绝望和不甘现状的怒火,甚至还能嗅到一点点委屈。
  潘拉突然明白了,或许阿波罗是能使神明最为得意的完美存在,可正是由于能力上的完美,让他不得不丢弃许多看似平平常常的东西,不得不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活的如此伟岸。
  不知何时,潘拉发现泰希斯已经站在了自己身侧。
  “不要让憎恨和嫉妒,蒙蔽你的双眼。”
  耳边仿佛传来那个曾经总是予他指导、令他心安的声音,肩膀上掌心的温度又是那样真实而使人留恋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已经太晚了。
  潘拉记得,那一天,泰希斯陪他注视着太虚星神的背影逐渐淡入星云。
 
  
  反派这边终于告一段落了orz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,本来想直接潘泰潘一发完的,但是写着写着就脱离轨道了orz,下一次更新就是潘泰潘专场了(大概吧我也不确定)

给自己nèng个头像.好像效果并不怎么好.算了不管他.